一团皮

笑尽英雄啊...

(现代paro)彼其之子

5.
鷇音子自恃在阴阳五行上天赋异禀。长久以来,只要他想,他可以在任何人,任何物件上看见所谓的“气运”。于他而言,那是具象化的客观实在,如烟似雾,神秘却真实。
那些广行善事,心存善心的,往往气运如虹,自有天道庇护;良心被狗吃了的,或是批了张人皮混在人堆里,内里猪狗不如的,往往气运麻黑,自有天谴。
世上的豺狼虎豹,在他这一双眼睛里是无处遁形的。然而,然而今时今刻,三余无梦生逆光而来,他的眼睛或许第一次出了些差错。
鷇音子能看见他短发下一张白净的脸略带些婴儿肥,只是似乎是没有休息好,白的近乎发青。一双极漂亮的桃花眼下淡淡的青黑,看起来有些憔悴。
这双眼睛,看见了所有平日里鷇音子从不关心的,却独独没...

历史课。
老师发下印出的论述题例文,共五篇,均是班上同学写的,隐去了姓名。
写的是同一题,我慌张扫过这五篇文章,竟发现大家遣词造句无不雷同,无不肖似--我琢磨着哪篇都像是自己写的,却又发现哪篇都不是。
其实大家笔下的无非都是背出了的课本原文几句里,挑挑捡捡一些,拼凑在一起。
课上,老师站在讲台上翻白眼:“当初出这个论述题的老师,目的在于培养你们的思维能力。”
结果我们的背书能力与打小抄能力日益卓越,出卷老师功不可没,妙哉妙哉。

学校于我是一只囚笼。我和我的狱友们终日忙碌劳作,以换得较安稳的日子。每一天重复的大抵都是一致的工作,手脚快的甚至有闲情做完明天的份。偶有能发表自己言论的时刻,譬如“你喜欢自己的监狱住宿环境么?”“我们监狱伙食如何?”,答案也都是既定而不容更改的。有狱卒过来巡视,会问:“这里空气怎么这么糟糕,快开窗。”但我是知道的,开窗也没用。毕竟这熏人的味道是我们的思想在腐烂,在发酵。

(现代paro)彼其之子

3.
因了夜里没有睡好的缘故,无梦生近来日子过的浑浑噩噩。
说来也是奇怪,他自生下来起,夜间从来都是酣眠无梦,从不知道做梦是什么滋味。
然而就在几月前,他竟也有了“做梦”的体验。
梦里的景象似是在久远前。他是个心怀天下的义士,为苍生鞠躬尽瘁,奔走打点。与他所求无异的同伴,谁走了,谁归去了,谁为大道殉了。好像一直以来他都是孤身一人,没有谁可以倚仗。
这是他做的第一个梦,真实的近乎残酷,灼人肺腑。
然而他只是感慨了一下,原来梦是这样的,好像...是经历了另外一种人生,实在有趣,便一笑了之。
毕竟他不是什么志士仁人,没有什么以天下为己任的抱负。他只是小小的一名幼儿园老师。日子安稳,钱财无忧,如此他已...

一块饼


(一)
人人都说,张学霸和李学霸关系很差。
张学霸文科好,举笔就能洋洋洒洒数千字;李学霸理科好,再刁钻的题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。
只是苦了和他们一个班的同学,文有张理有李,两座泰山压阵,谁都别想在哪一科夺了他俩的第一。
(二)
说他俩关系差,这可不是空穴来风。
听说某某次文艺汇演,班主任推了张学霸上去朗诵。十七岁的少年玉树临风,写的诗又多情又深沉,照理说没人能抢他风头。
但就在汇演前一天,李学霸和班主任提了自己钢琴演奏级的事,硬是把张学霸的朗诵节目挤掉了。
又听说,某某次软笔硬笔能力考试,张学霸那张写的工整中带着肆意的行楷引起了全班围观。班里张学霸的迷妹迷弟纷纷咂舌惊叹,不愧是张学霸,软笔都写的这...

(现代paro)彼其之子

1.
下午四点半,日光还盛。眼看着没几分钟就是放学时间,飞马幼儿园门口的家长已聚了不少。
鷇音子也在其中。他一身笔挺的西服,墨黑的长发随意系住,面容清俊。在三五成群叽叽喳喳的家长们中间,他萧萧肃肃地立着,像一只高傲的鹤。
时不时有好奇的目光投向他,毕竟以他的穿着,他的气质来看,实在不像是有空闲在幼儿园门口等孩子的那种家长。
他也的确不是。
今天来走这一趟,明面上他是来接孩子的,实际上是为了来一探究竟,毕竟受人之托。
2.
鷇音子天生崇道,也对阴阳五行有着莫名的天赋,可惜家中有他父亲的事业要继承,他于这方面再颇有见数也只得当成个业余爱好。成年后父亲放权给他,安心当个富贵闲人,他从此更是苦于俗务繁杂...

悲欢



天下,果有所谓定数之说么?

若确有其事,为何苍生皆苦,为何往往为恶者得了善终,为善者却只能郁郁而终?

这无边浩渺的天,漫天闪烁的星,可有答案?

最光阴于这莽莽红尘沉浮太久,纷繁世事匆匆的过,记住了什么,忘却了什么,竟已囫囵不寻其踪迹。

想救下的,终究眼见其亡,想挽回的,终究离他而去,前尘种种,皆随着时间车轮隆隆,尽数化了泡沫。消磨过,蹉跎错,刻在心间的,只剩一片渺渺茫茫的无奈和痛惜。

鷇音子这一走,更是新添一笔悲恸,压在心头,重若千钧。

星夜,崖上,他不知坐了多久,不知望了多少时辰,终究悟不出,放不下。只好叹一声:“我到底,还是放不下这人世间的生离死别。”

他的狗在一旁呜呜,似亦为鷇音悲鸣。...

被lofter的xx词逼疯的我🙃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wok,码了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...

「江澄视角/忘羡」江澄觉得自己很委屈(原著向)

「江澄视角/忘羡」江澄觉得自己很委屈
#一发完
#原著向,其实漏了仙子啦但总之就这样不改了哼。
#嘿嘿嘿我觉得写的挺甜的呀⸜(* ॑꒳ ॑* )⸝信我是糖啦

江澄觉得自己很委屈。


蓝二和魏无羡从那破庙里出来,一路手牵手直奔门口柱子上栓的那头破驴。

无视了树边的自己。


那二人的身影交叠在一起,姓魏的一只手摸着他那破驴的耳朵,另一只手一把勾住蓝二的脖子,踮脚说了什么。他压低了声音,但江澄还是听的清清楚楚--
“二哥哥,抱我上去嘛~刚刚坐那么久我腿都麻了呢...”那声音低沉沙哑,尾音似笑非笑,撩人极了。


恕宇直不能欣赏,他感觉自己简直鸡皮疙瘩起了一层又一层。曾经和自己一起爬书掏鸟蛋,挨骂抄戒...

© 一团皮 | Powered by LOFTER